<object id="5pyye"></object>
  • <var id="5pyye"><sup id="5pyye"><dl id="5pyye"></dl></sup></var>
  • <i id="5pyye"><option id="5pyye"><listing id="5pyye"></listing></option></i>
  • <input id="5pyye"><option id="5pyye"></option></input>
  • <thead id="5pyye"></thead>
    注冊

    徐州多名留學生吸毒,被遣返回國


    來源:中國青年報

    “他們兩個因為吸毒,今早就回國了。我不責怪我的同胞,但替他們可惜。”7月16日,在江蘇徐州某高校國際學院讀大二的盧旺達留學生尼克(化名)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

    視覺中國供圖

    “他們兩個因為吸毒,今早就回國了。我不責怪我的同胞,但替他們可惜。”7月16日,在江蘇徐州某高校國際學院讀大二的盧旺達留學生尼克(化名)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7月10日,徐州警方發布一起涉毒案件通報,截至目前共抓獲包括9個外國留學生在內的19個涉毒人員。“一方面斬斷了毒品向校園蔓延的黑色鏈條,另一方面也向涉案群體明確了毒品在中國是不可容身的。”一位禁毒專家表示。

    留學生吸毒被遣返回國

    讓尼克遺憾的是,這次涉毒的兩個留學生是他的同胞,在中國留學已兩年。其中一個老鄉在國內就吸過大麻,來中國前戒掉了,“留學期間,他可能認識了一些販賣大麻的人,毒癮又犯了,再次吸食。另外一個被抓的留學生是他的舍友”。

    尼克說,學校每年都會組織留學生進行嚴格的體檢,他的兩個同胞可能是在今年6月體檢時被檢測出吸毒的,大一體檢時并沒有任何問題,“他們經常去酒吧、夜店,或許是在那里結識了一些朋友,形成了小圈子。那是他們的秘密,我們無法得知”。

    尼克表示,大麻在一些年輕人中非常流行。聽朋友介紹,只要嘗試一次就很容易上癮。在盧旺達,吸大麻會被強制戒毒6個月。“曾有朋友只嘗試過一次,后面就一發不可收拾。只要再有人介紹,他們會試圖通過各種途徑繼續吸食”。

    “等到體檢發現就已為時過晚。”尼克建議,平時應加強對留學生群體的禁毒宣傳。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調查發現,9名涉毒留學生分布在徐州多所高校。來自徐州另一所高校國際學院的埃塞俄比亞籍學生大衛(化名)也向記者證實,前段時間,學校有留學生因吸毒被警方帶走。

    “來中國前,我和我身邊的留學生都認真學習了中國的相關法律,知道在中國吸毒是違法的。”大衛說,被抓的留學生肯定也懂法律,但最后因毒品上癮無法控制才鋌而走險。

    日前,記者聯系徐州多所高校,相關高校都表示,暫未接到相關通報。

    留學生涉毒案件時有發生

    國家禁毒辦在《2018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中指出,自加拿大宣布大麻“合法化”以及美國多數州宣布娛樂和醫用大麻“合法化”以來,從北美洲向中國走私大麻的案件明顯增多。

    7月15日,外交部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上證實了山東省公安機關查獲的一起外籍留學生涉毒案,涉案人員中有一名加拿大公民。

    前不久,蘇州市人民檢察院也公布了一起案件。2017年9月,蘇州工業園區海關緝私分局根據線索,發現轄區內某高校一外籍大學生有走私毒品大麻的嫌疑。該學生在收取快遞時被當場抓獲,現場查獲毒品大麻葉900余克。

    據警方介紹,該外籍大學生在國外學會吸食大麻。到中國留學后,一次他通過游戲軟件結識了一名玩家,對方得知他吸食大麻后便開始兜售。這名外籍留學生本來只是自己吸食,但賣家要求達到一定數量才能發貨,于是,他產生了對外販賣的念頭。他販賣的對象是校園里的外籍同學。經查,該外籍大學生多次從國外走私進口大麻,共計1800余克。

    2018年11月30日,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決,以犯走私、販賣毒品罪判處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驅逐出境。

    7月中旬正值暑假。在中國礦業大學文昌校區,晚上8點半到9點半,許多留學生陸續走出校外,多數人騎著電動車載著一個同伴。一位留學生表示,“這是他們夜生活的開始。”

    一位禁毒專家表示,從國外到國內留學、工作的人員越來越多,其中一部分人有吸食大麻的經歷,但中國沒有生產大麻的傳統和供應鏈,所以就有犯罪分子把大麻通過各種途徑運到中國來,滿足吸食群體需要。另外,留學生群體圈子相對固定封閉,留學生之間交流比較多,他們又喜歡扎堆兒去酒吧等場所,進一步加大了毒品的病毒式擴張。

    對違規違紀的留學生一視同仁加以嚴處

    徐州高校外國留學生逐年增多。以中國礦業大學為例,官方網站數據顯示,2015年入學的外國留學生數為280余人,2019年3月的更新數據為540余人。

    徐州一所高校的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從今年開始,徐州高校對外籍留學生進行全面體檢,“我們對招收留學生要持開放的態度,但他們來中國留學,也必須遵守中國的法律。”

    該負責人介紹,每個學校根據事業發展情況,確定招生計劃和專業,確定招生規模,向教育廳遞交“外國留學生招生工作備案表”,其中包括外國留學生招生院?;拘畔?、招生計劃及教學管理條件(如師資隊伍、住宿條件、學校自設獎學金方案)。

    該負責人稱,各類長短期外國留學生均需填報《外國留學人員來華簽證申請表》,省教育廳委托相關單位承擔外國留學人員來華簽證申請表的管理和審核工作。學校在教育廳制定的系統上傳擬申請學生信息,提交的信息先由學校所在地公安機關出入境部門進行審核,審核通過后再由省教育廳進行審批。審批通過之后,才能錄取留學生。

    今年,江蘇省教育廳出臺的外國留學生管理通知顯示,存在對外國留學生管理機制不健全,管理及教學資源配置不足,缺乏學校自有穩定生源渠道、主要依靠留學生中介機構招攬學生,以免學費、免住宿費、濫設獎助學金為手段開展招生,采取不正當手段爭搶生源等情況的院校,將責令其整改并限制其招收外國留學生。

    此外,江蘇省教育廳建立“留學生黑名單”和“中介黑名單”。由學校上報名單,經教育廳審核后,會在系統黑名單中顯示,并設置提醒功能。教育廳還規定江蘇高校禁止招收黑名單中的學生,禁止與黑名單中的中介及個人合作。

    據教育部公布的數據,2018年,共有來自196個國家和地區的49.2萬名留學生在國內1004所高校和科研機構學習。

    2018年,教育部嚴肅處理了18所院校在來華留學生招收、錄取、簽證等留學生管理工作過程中的各類違法違規行為,暫停16所涉事院校招收外國留學生的資格。

    7月20日,教育部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明確表示將推進中外學生趨同化管理,對違規違紀的留學生要嚴處。同時敦促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和高校將政策落到實處。

    “高校應當在入學和日常教育中對來華留學生進行中國法律法規、校規校紀和安全教育,對違規違紀的留學生嚴肅處理;涉嫌違法犯罪的,配合有關部門依法依規處理,絕不縱容姑息。”教育部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

    [責任編輯:潘文茜]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快三代理幸运飞艇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