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5pyye"></object>
  • <var id="5pyye"><sup id="5pyye"><dl id="5pyye"></dl></sup></var>
  • <i id="5pyye"><option id="5pyye"><listing id="5pyye"></listing></option></i>
  • <input id="5pyye"><option id="5pyye"></option></input>
  • <thead id="5pyye"></thead>
    注冊

    南京紅色日歷 | 出城投奔新四軍 18個日本兵“叛逃記”


    來源:鳳凰網江蘇

    8月5日,日軍駐南京第3067部隊菊地支隊發生了一起“帶槍出逃事件”,18名日軍士兵制訂了出逃計劃,準備投奔中國的抗戰部隊。

    1944年,已經到了日本侵華戰爭的后期,越來越多的日軍官兵看清了這場戰爭的侵略本質以及必將失敗的趨勢,他們開展了各種形式的反戰活動。

    8月5日,日軍駐南京第3067部隊菊地支隊發生了一起“帶槍出逃事件”,18名日軍士兵制訂了出逃計劃,準備投奔中國的抗戰部隊。

    這一事件的發生,無疑極大地打擊了日軍的士氣。

    向新四軍投降的日軍

    制定計劃投奔新四軍

    1944年的夏天,日軍在各個戰場連續失敗。駐扎在南京城內的日軍部隊也不比往年,士兵反戰、厭戰情緒日益彌漫,反叛、逃亡事件越來越多,更有甚者,自殺以逃避戰場。

    到酒館喝酒成了許多士兵為數不多的消遣方式。一天,菊地支隊的福島康雄、松井勇等7名士兵偷偷到南京城內的一家酒館喝酒。

    思鄉之情在酒精的作用下,越演越烈,幾個人一直喝到涕淚滿面,泣不成聲?;氐今v地不久,福島等人就因違反規定被關進日軍的防疫隔離班,接受“整肅紀律、凈化思想”的懲處。

    在這里,福島他們意外地認識了一位曾經被新四軍俘虜后又被釋放回來的日本士兵。殊不知,這次的相識改變了他們的思想和命運。

    這位曾經被俘虜的士兵告訴福島等人,新四軍是優待日軍俘虜的:不打不罵,不搜財物,生活上還給予各種照顧;對戰死的日軍尸體進行掩埋立碑,以方便以后查找。

    抗戰時期,晉察冀地區的“日本八路”

    “許多被俘士兵都自愿加入了新四軍,與中國軍民一道,反抗日本軍國主義分子發動的不義之戰。”聽完這些,福島康雄等大為震動,再細想自己的境遇,逐漸萌生了秘密出逃投奔新四軍的念頭。

    接受完處罰回到駐地后,一個以福島為主導的秘密組織成立起來,開始在日本士兵中展開秘密串聯活動,把有相同想法的人組織起來。福島先后共串聯了18名日本兵,舉行了5次會議,商討研究了詳細的出逃計劃。

    權衡完各種利弊,他們決定將出逃日期定在8月5日21時30分,在駐地的炮樓集合。

    三天后在句容被抓回

    很快就到了8月5日這一天,熬過了白天,大家靜靜等待晚上的行動。按照原計劃,出逃人員應于21時30分在炮樓集合,但由于各種原因,行動推遲到23時。

    盡管如此,原先的18人到最后也只來了6人,他們分別是福島康雄、松井勇、土手繁正、高田莊七、籍原政吉和吉岡一郎。

    鐵了心投奔新四軍的福島康雄、松井勇二人悄悄地來到了兵器倉庫。福島在外警戒,松井打開倉庫門取出手槍3支、步槍子彈300發、夜光石1管。

    隨后,福島又來到內務班,乘內務班士兵熟睡之際,偷出1支三八式馬騎槍、1支手槍和金票47萬元。接著,他又到政查隊士兵宿舍偷出1支三八式步槍。

    23時30分,這6名日軍士兵翻過兵營的圍墻,逃出了駐地。他們排成整齊的1隊,行走在夜深的南京大街上,儼然是1支深夜執勤的巡邏隊。

    在經過中華門日軍哨口時,他們自稱是日軍金陵部隊,有軍事機密要事出城。把守城門的日軍哨兵沒有絲毫的懷疑,給他們放了行。

    茅山地區的新四軍紀念館

    出城后,福島等6人直奔城東南方向的茅山地區。他們知道,那里是新四軍的游擊區。

    直到兩天后,菊地支隊發現6名士兵失蹤,并丟失了部分槍支彈藥。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后,這才向總司令部做了報告。

    接到詳細報告的日軍司令總部,隨即下令追捕。日軍各部隊組織搜索隊與清山隊,在南京城內外進行大規模的搜捕。

    8月8日上午10時許,日軍第1063部隊的清山隊在句容縣境山區一戶農家房子里,發現了6名出逃日軍士兵正在休息做飯,將他們包圍逮捕,送回南京。

    這次集體出逃事件極大地震動了駐扎在南京的日本軍隊,他們迅速對這些反叛士兵進行了最嚴厲的懲處:6名出逃人員槍決。其余12名曾參加制訂出逃計劃但未能參與出逃行動的士兵,被判處5年徒刑。

    日“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下令將對這18名日軍士兵的判決書印發給日軍各部隊指揮官,以彈壓士兵的反叛行動,加強對部隊的控制,同時嚴令封鎖此事外傳,以防止南京等日占區人心浮動。

    但紙包不住火。1945年1月,蘇北新四軍第2師黃克誠部在一次公路伏擊戰中,繳獲了日軍的許多文件,其中就有日軍軍事法庭對18名日軍士兵的判決書。

    參考資料:《駐南京侵華日軍集體出逃事件》

    [責任編輯:李曉]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快三代理幸运飞艇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