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中美貿易戰贏家?越南不想接這頂帽子


          來源:環球時報

          “貿易戰最大贏家是越南”,這是最近一個頗為流行的說法。從一系列經濟數據看,似乎確實如此,而且不斷有消息稱,某某企業正將生產基地從中國遷移到越南。加上剛剛與歐盟簽署自貿協議,此前還有經濟學家預測越南經濟規模到2029年將超越新加坡——這些對于越南來說無一不是好消息,以至于許多人甚至視越南為“另一個蓄勢待發的中國”。

          “貿易戰最大贏家是越南”,這是最近一個頗為流行的說法。從一系列經濟數據看,似乎確實如此,而且不斷有消息稱,某某企業正將生產基地從中國遷移到越南。加上剛剛與歐盟簽署自貿協議,此前還有經濟學家預測越南經濟規模到2029年將超越新加坡——這些對于越南來說無一不是好消息,以至于許多人甚至視越南為“另一個蓄勢待發的中國”。然而,現實遠非數字表現的那么簡單。越南近來對本國受益于中美貿易戰的說法極為警惕,而美國領導人發出的威脅也好似已經箭在弦上。更重要的是,盡管不少企業將生產線轉移到越南,越南在“工業4.0”和“越南制造”上的雄心依然面臨基礎薄弱與能力不足的窘境。無論是短期還是長期,越南的隱憂都有不少。

          數據華麗卻惴惴不安的“受益者”

          “更多企業實行‘中國+1’路線”,瑞士《新蘇黎世報》近日稱,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隨著中國內地以及香港的大量資金流入越南,這個東南亞國家的外國直接投資額急劇躥升。因為越來越多的中外企業在執行“中國+1”路線,將越南當作中國之外的又一個生產基地,從而抵御懲罰性關稅等風險。

          “越南成為貿易戰最大受益者”被不少國際媒體提及,并且拿出了“證據”。美國《洛杉磯時報》7月中旬的一篇報道寫道,2019年的前五個月,越南對美出口同比增長36%,隨著5月份高達250億美元的產品運往美國,越南已經成為美國進口產品的第八大來源地,而一年前越南還排在第12位。

          日本野村證券的經濟學家表示,為規避關稅,中美進口商開始轉向第三國采購商品,截至2019年3月,這種貿易轉移帶來的交易量占越南GDP的7.9%,“這種轉移效應對中美GDP影響較小,但給經濟規模較小的第三國帶來可觀收益”。英格蘭和威爾士特許會計師協會的報告也顯示,2019年的第二個季度,在東南亞所有經濟體出口額整體出現下滑的大背景下,只有越南不降反升,盡管漲幅較2018年稍小。

          美國政府最新發布的數據同樣被視為一個佐證:2019年頭五個月,越南出口到美國的電腦和電子產品同比增長71.6%。這五個月,越南對美順差達到216億美元,同比激增4成以上。此外,根據越南外國投資局發布的報告,2019年頭兩個月,外商對越投資增加9.8%,而制造業是外商投資的主要產業。

          數據很華麗,但越南卻顯得有些不安?!董h球時報》記者注意到,越南方面對于國際媒體尤其西方記者頻頻談論“越南獲益于中美貿易戰”充滿戒心。越南媒體稱,有部分外國企業為避開關稅,給產品貼上“越南制造”標簽。這已經引起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注意。6月下旬的G20大阪峰會期間,越南外交部深夜發表聲明表示將“干預”此事。

          “越南方面認為,中美貿易戰會讓越南短期內受益,長期受損。”暨南大學國際問題專家蔣國學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說,首先,越南可能成為美國的新靶子。其次,美國對多國發起貿易戰,其他國家可能跟風,從而影響全球投資貿易環境,對外貿外資依賴較大的國家都會受影響,而越南恰恰是出口導向型國家。

          廣西社科院研究員古小松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可以看到,越南這一兩年的貿易額在增長。當然,越南官方也好,民間也罷,都不怎么談這個事,屬于“悶聲發大財”。不過,也要看到負面影響,特別是越南對美國會怎么做有點提心吊膽。月初美國已經對產自韓國和中國臺灣、經越南出口美國的部分鋼材加征超過400%的關稅。

          不少分析認為,貿易戰帶來的短期利益會與越南的長期戰略發生沖突。除了越南,東南亞愈來愈多國家開始否認成為貿易戰贏家的說法,用印尼一名前官員的話說,“兩只大象打架,我們不想被踩死”。英國《金融時報》數天前刊文稱,除中國和印度外,幾乎沒有任何跡象顯示發展中經濟體正與發達國家縮小差距,河內的運氣或難以持久。

          越南一位經濟學家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在被特朗普“點名”前,越南政府已經發出將對“過熱”投資市場展開清查的警告。他說,很多越南人并不滿足于越南成為簡單承載中美過剩產能的一方,認為這反而會打亂越南的“工業4.0”計劃。而正是在這樣的關鍵時刻,發生了一起有關“越南制造”的大丑聞。

          “越南制造”面臨的最大挑戰

          近來,越南政府多個部委開始著手擬定防止原產國偽造的法令,據報道,法令將規定產品在越南國內采購與組裝零件的比例,還將設置處罰規定。之所以有這樣的動作,主要源于越南著名家電企業“Asanzo”的原產國偽造事件。

          “Asanzo”是最近越南網絡上的熱搜詞,該事件圍繞兩條線展開。第一條線,Asanzo作為越南本土品牌一直標榜自己采用日本尖端技術,卻被海關查出很大一部分配件為“中國生產”。第二條線是關于Asanzo首席執行官范文三,在產品遭受質疑后,他被媒體爆出高中畢業未上過大學的背景,在越南媒體的“圍追堵截”下,范文三個人形象一落千丈,更遭遇被越南電視臺節目“請出去”的尷尬。

          “人怕出名豬怕壯”,這一俗語在越南同樣適用。Asanzo從“消費者心中高品質的越南產品”(一臺Asanzo 40寸液晶高清電視售價不到1500元人民幣),到過山車式的“人設崩塌”,與該公司過于頻密地宣傳擁有“日本尖端技術”不無關系。近年來日本在越南投資力度加大,日本產品充斥越南市場,且通常價格不菲,外形搶眼。Asanzo“蹭熱度”的舉動不難理解,但當所謂“日本技術”和“越南制造”的結晶不過是工人撕掉貼在液晶面板上的“中國制造”標簽時,公眾會有什么樣的心理落差可以想象。

          提到越南自主研發的“國產”品牌,2015年橫空出世的Bphone堪稱其中的先行者,該產品由越南知名科技公司Bkav研發,但其顯示屏由夏普制造,芯片來自高通。類似于Asanzo“被抵制”的經歷,Bphone被媒體爆出內置了中國的導航系統,部分越南網民看到報道后拒絕購買。此外,以“越南制造”為號召的知名紡織品企業Khaisilk,在2017年10月被查出以中國進口商品冒充本國制造。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越南作為一個新興發展中國家,自身科技尚在爬坡階段,與其他國家展開合作是繞不開的過程。中國作為區域內的大國,更是與越南在各個領域展開了合作。正因為如此,越南國家統計局局長針對Asanzo事件表示,包括外資在內的眾多企業從中國進口接近完成品的產品,進行簡單加工后作為“越南制造”流通,這種情況已經常態化。

          “從自行車到手機,‘越南制造’在外國幫助下成長。”《日經亞洲評論》的一篇報道稱,去年底,越南著名房地產集團Vingroup旗下的Vinfast開始銷售電動汽車Klara。和許多其他“越南制造”一樣,Klara嚴重依賴外國零部件和技術。約200名德國工程師在Vingroup位于海防港的工廠內工作,一家為法拉利和其他歐洲車企服務的意大利廠商負責產品設計。文章稱,Klara使人們得以一瞥將幫助越南打造其首輛“國產車”的那種外部幫助。

          蔣國學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越南的工業底子特別是制造業基礎薄弱,很多行業都被外資控制。制造業是一個體系,這意味著上下游都要有配套的相關產業,因此越南可能在某一個點取得突破,比如網絡人工智能領域,但體系性的東西不是說在某一個點能突破,整個體系就能突破的。這是“越南制造”面臨的最大挑戰。

          “越南制造”遠未贏得信賴,最近發生的事件更引發越南人自己對“越南制造”純度以及發展模式的質疑。在一些專業人士看來,越南正在接管廉價和簡易生產業務,仍然無法完成較為復雜的制造。

          一個以稻米種植為主的農業國?

          在中美經貿摩擦爆發的一年多里,《環球時報》記者曾與來自浙江、廣東的多名企業家探討將制造業企業的生產環節轉移至越南的可能性。他們告訴記者,不少企業家已經在嘗試這么做,主要原因就是與許多國家和地區簽署了自貿協定的越南進出口成本低,面對一些歐美國家頻繁針對中國設置各種貿易壁壘,中企“落戶”越南還可以繞開反傾銷等種種限制。

          不過,這些企業家同時認為,越南作為制造業承接地也有其劣勢。企業遷移容易,產業鏈遷移難。由于人口和國內市場體量有限,越南很難建立中國那樣完整的工業部門和產業鏈,這導致即使企業在越南生產,其上游零部件還得從中國進口,無形中造成成本增加。

          一名玩具生產商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以高端玩具產業為例,其零部件生產主要集中在廣東的汕頭和東莞一帶,已產生集群效應,一旦企業搬離,采購成本會隨即提升,這讓很多企業心生猶豫。另一名浙江商人對記者說,他有朋友在越南耕耘數年,但年利潤只有約50萬元人民幣,“在越南扎根,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

          《環球時報》記者在越南明顯感到,當地的勞動力素質相對不少東南亞國家要高,年齡結構年輕的優勢也很明顯,而且民眾普遍勤勞,想多賺錢、過好生活。雖然社會平均工資仍然較低,但越南人的購買欲望很強。最明顯的表現就是高端家用電器銷量在越南增速極快,這為制造業的發展創造了極佳條件。值得一提的是,越南在信息技術領域上已經擁有以越南電信(Viettel)為首的一批在全球有影響力的公司。

          今年初,河內方面簽發政府令,要求加速技術轉讓,盡快實施“工業4.0”進程,進而實現“2020年要為越南盡早基本建成現代化工業國奠定基礎”的目標。但在不少人看來,越南這個目標過于雄心勃勃。

          美國《外交政策》曾總結作為一個國家的越南與中國廣東一個省之間的“差距”:廣東人口中約1/3來自外省,相比之下,盡管占越南人口65%的農村居民正為支撐制造業的城市化提供空間,但越南缺乏中國那種隨時準備從事相關工作的數億勞動力;廣東人能享用四川的豬肉、長江糧倉的大米,但越南無法讓世界最大水稻種植區之一湄公河三角洲沿襲珠三角高度城市化的道路,越南民眾對農田依戀很深。難怪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稱,“總體上看,越南仍是一個以稻米種植為主的農業國家。”

          古小松對《環球時報》記者說,雖然越南人口將近1億,但短板明顯,包括鐵路、港口、高速公路等設施不夠發達,運輸和物流方面都不夠完善,產業配套也不完備。比如生產汽車,很難在一個地區把所有需要的零部件配齊。越南的工業化會向前走,但要取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卻很難。前一段有些設在中國的工廠搬到越南,但到越南后發現有很多困難,于是又搬回中國。

          很多人認為越南正在“復制”中國走過的路,其實并不盡然。上世紀,中國從西方承接的多是勞動密集型中低端產業,而今天越南引進的幾乎都是最先進的設備和技術,越南對高科技、IT等產業情有獨鐘,對其他“次一級”的制造業的轉移則有些不“感冒”。但如前所述,無論是汽車還是手機制造,都反映出在真正成為一個全面工業化國家前,越南有很長的路要走。

          [責任編輯:潘文茜]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快三代理幸运飞艇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