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參照深圳汕尾合作模式,“寧淮特別合作區”呼之欲出


          來源:澎湃新聞網

          “寧淮特別合作區”,來了。據南京江北新區官方公眾號消息,7月20日,南京市委常委、江北新區黨工委專職副書記羅群帶隊到訪淮安盱眙,調研推進寧淮特別合作區建設。

          “寧淮特別合作區”,來了。

          據南京江北新區官方公眾號消息,7月20日,南京市委常委、江北新區黨工委專職副書記羅群帶隊到訪淮安盱眙,調研推進寧淮特別合作區建設。

          盱眙縣人民政府官網信息顯示,寧淮特別合作區將以現有寧淮新興產業科技園為基礎,地處盱眙縣南側,堪稱淮安向南融入南京都市圈的“橋頭堡”。

          羅群此番調研早有端倪。據《新華日報》報道,7月初,南京市委主要領導專題調度寧淮掛鉤合作。同時明確,要參照深圳、汕尾合作模式,在盱眙打造寧淮特別合作區。

          澎湃新聞從知情人士處獲悉,近日,南京和淮安之間將再次“碰頭”,正式敲定寧淮特別合作區的合作機制。

          寧淮特別合作區大致示意圖。 澎湃新聞記者袁杰圖

          澎湃新聞注意到,寧淮所對標的“深汕特別合作區”,位于汕尾市海豐縣西側,成立于2011年,由深圳和汕尾共建。

          深汕特別合作區以先進制造業和旅游業為主導,承接深圳的產業轉移。成立后,其運作機制經歷了不斷探索和調整的過程,在磨合中不斷進步。

          目前,深汕特別合作區黨工委、管委會已隸屬深圳市委、市政府派出機構,由深圳市主導,因此又被稱作深圳的第“10+1”區。

          目前南京已有11個下轄的區。未來,南京的第“11+1”區,就在盱眙?

          寧淮合作升級

          淮安位于南京北側,系南京都市圈八個成員城市之一。

          南京和淮安的緊密合作已有近二十年歷史。在江蘇省委、省政府的推動下,兩地在2001年正式掛鉤合作。

          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兩市共建有5個合作園區,累計落園項目159個,總投資近170億元。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隨著都市圈經濟的日漸升溫,以及時速350公里的寧淮鐵路得以加速推進,寧淮合作正在迎來新一輪高潮。

          本月2日,也就是南京市委主要領導專題調度寧淮掛鉤合作前一天,南京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楊學鵬帶隊赴淮安考察,淮安市委書記姚曉東一行陪同。據盱眙縣人民政府官網,楊學鵬現場考察了寧淮新興產業科技園,距離南京江北新區僅半個小時車程。而這,也是寧淮特別合作區未來的基礎和藍本所在。

          次日,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專題調度寧淮合作。他表示,要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建設好周總理家鄉的重要指示精神。他說,淮安是周恩來總理的故鄉,開展寧淮掛鉤合作,是省委、省政府的重大決策,也是推動區域協調發展、深化南北協作共贏的戰略舉措。

          澎湃新聞注意到,寧淮合作將進一步升級的信號已經明確。

          談到下一步工作時,張敬華提出,要以淮安盱眙縣部分區域為先行試點,以南京江北新區為合作主體,充分發揮政府和市場“兩只手”作用,“探索打造寧淮特別合作區”。

          其目標和意義在于,構建更加緊密、更高效率的協同共進體系,形成更具引領性、示范性的掛鉤合作成果。

          對標深汕,寧淮何為

          事實上,“特別合作區”并非新詞匯。

          寧淮所要對標的深汕特別合作區,于2011年正式設立和運營,位于距離深圳市中心近百公里開外的汕尾市海豐縣,由深圳市和汕尾市共同運作。

          深汕特別合作區并非“白手起家”,其前身為深圳(汕尾)產業轉移工業園。

          深汕特別合作區位置示意圖。 澎湃新聞記者袁杰圖

          經過近十年探索,深汕特別合作區的“特別”之處已日趨凸顯。最根本的變化發生在2018年12月,中共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黨工委、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管委會正式揭牌。

          《南方都市報》、人民網廣東頻道等媒體解讀稱,深汕特別合作區就此成為深圳的第“10+1”區。也就是說,深圳市已是特別合作區的主導方,特別合作區已非普通意義上的“共建”。

          而在此前,由于規劃未明確、體制未理順等原因,深汕特別合作區一度陷入停滯,直到近兩年開始進行機制升級。

          澎湃新聞注意到,目前,深汕特別合作區的黨政主要領導均由深圳派出,深圳各區也有不少干部被派往深汕特別合作區掛職。

          近半年來,深圳市公安局深汕分局、深圳市市監局深汕分局、深圳市深汕特別合作區人民法院等機構開始設立,或進入籌備階段。

          據盱眙縣政府官網信息,從目前寧淮兩地的接觸看,即將設立的寧淮特別合作區,將參照深汕特別合作區,由南京江北新區主導開發,盱眙負責社會管理。

          同時,正如深汕特別合作區是以深圳(汕尾)產業轉移工業園為藍本,寧淮特別合作區或將以現有寧淮新興產業科技園為基礎。

          在上海交通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院長、教授劉士林看來,深汕特別合作區確實經歷過一個曲折的過程。一開始還是按照傳統的思路,按照雙方協商合作、齊抓共管的模式操作,但效果并不好。后來,合作區成為深圳可以垂直管理的下屬機構,完全由深圳主導后,其建設過程、效率和質量才迅速跟了上來。

          劉士林表示,在城市管理的行政壁壘依然比較強固的環境中,這是一種比較適合國情的有效辦法,也是新時代新型城鎮化的一個重要的創新。

          學習深汕,“關鍵是要有像深圳那樣的‘秘密武器’,可以威懾或發揮影響”,劉士林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效仿可以,但特別合作區的主導方,首先一定要“有兩把刷子”。

          “擴張”的南京

          根據國務院批復同意的《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發展規劃》,在城市等級上,南京被定位為“特大城市”,是長三角城市群中唯一的特大城市(上海是“超大城市”)。

          同時,南京還領銜“五圈”中的一圈,即南京都市圈。在自身發展的同時,南京還肩負著帶動和輻射周邊城市的使命。

          南京從地理空間區域上看,南北長,東西窄,總面積小于同為省會城市的合肥和杭州,其經濟總量也低于省內兄弟城市蘇州。

          澎湃新聞注意到,在都市圈發展中,南京可謂“四面出擊”。

          向東看,南京已正式提出“紫東戰略”,大力推進東部崛起,并開工建設了通往鎮江句容的跨市軌道交通。

          往西南看,安徽馬鞍山、蕪湖、宣城三市,是南京都市圈的重要組成部分。途經馬鞍山和蕪湖的寧安城際早已建成通車,寧宣黃城際鐵路也已于2018年下半年正式獲批。

          觀察人士認為,呼之欲出的寧淮特別合作區,有望成為南京往北聯系都市圈成員淮安,形成更具示范性的區域合作樣板。

          [責任編輯:潘文茜]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快三代理幸运飞艇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