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江蘇省住建廳調研垃圾分類工作:處理設施不足


          來源:新華日報

          實行垃圾分類,關系老百姓生活環境與節約使用資源,也是社會文明程度的重要體現。7月19日、20日,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副廳長宋如亞帶隊的調研組赴鎮江專題調研。

          實行垃圾分類,關系老百姓生活環境與節約使用資源,也是社會文明程度的重要體現。7月19日、20日,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副廳長宋如亞帶隊的調研組赴鎮江專題調研。

          聯動不足,

          系統工程須協同發力

          19日下午,在鎮江揚中市浩云灣小區,9棟居民戴月芳正將9個玻璃瓶拿到集中收集點,讓工作人員稱重。“以前都是直接扔掉,連收垃圾的都不要。”戴月芳說,現在就近將垃圾拎過來,分類的積分可以直接兌換生活用品、抵物業費或洗車費。“要是智能垃圾箱離我們樓棟更近點就好了。”

          運營小區垃圾分類的浙江聯運環境工程有限公司銷售總監毛立祥說,小區共有1142戶,每300戶他們設置一個智能回收箱。居民領取垃圾分類卡和二維碼貼紙后,將分類好的垃圾裝袋密封貼上二維碼,投放相應垃圾桶中,收運人員再運回分揀中心掃碼稱重、計算積分。6月24日啟動起來,小區居民參與率已達70%,由于垃圾箱上有明確投放標識,居民投放準確率接近100%。

          快速推進的背后,離不開小區物業的配合與支持。“一開始建垃圾分類亭,很多居民抵觸,不愿意離自己家太近。”小區物業負責人田冠軍說,他們每天在業主群中發送垃圾分類怎么做、分類設施不會造成環境污染等信息,居民后來慢慢認可、參與其中,并逐漸養成習慣。

          “居民對垃圾分類投放設施設置等存在鄰避效應是正常的。這既需要在小區規劃建設中提前統籌考慮,同時也需要物業管理企業在宣傳發動、設施維護等方面給予配合與支持。”宋如亞說,垃圾分類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由政府積極推動,多部門齊抓共管,由街道、社區、企業和市民共同參與,并給予持續的資金保障,才能把這項工作做好。

          目前各地由城管部門牽頭推進,還存在多部門聯動不夠情況,尤其是在推進措施、配套資金、政策支持等方面,不同程度還存在“九龍治水”現象。包括垃圾源頭減量,各地雖制定出臺了部分政策,但是過度包裝、一次性用品使用、快遞包裝物與日俱增等現象未得到有效控制。下一步需要建立有效的物業協作機制,充分整合各方力量,進一步加強部門聯動,努力形成體制機制完善、政策協同配套、全民廣泛參與的格局。

          處理設施不足,

          尚有“短板”需補齊

          在揚中市可回收物分揀中心與大件垃圾拆解中心,工作人員像掃碼取快遞一樣,對運來的可回收物進行掃碼、登記積分。之后再將其按織物、紙板等細分,最終分運到相關專業處理企業進行資源化利用。“我們是全品類收集,在中心加設了存放低附加值可回收物與有害垃圾兩處區域,低附加值可回收物量較小,單獨運輸成本高,達到一定量再運走。”毛立祥直言,目前低附加值可回收物收運補貼機制還有待完善,否則有的企業就會直接混裝混運。

          目前我省大部分城市因地制宜采用“三分法”,即將生活垃圾分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同時,循序漸進推行“四分法”,將廚余垃圾進行單獨分類處置。南京、蘇州作為國家試點城市正在全面推行“四分法”。同時,各地正在加快實施生活垃圾焚燒廠(填埋場)、餐廚廢棄物處理廠、建筑垃圾資源化利用廠、可回收物分揀中心等“三廠(場)一中心”處理設施建設。截至去年底,全省生活垃圾焚燒填埋設施投運總量達85座,其中焚燒廠45座,焚燒占比約75.6%,處于全國領先水平。預計到2020年,我省處理設施總數將達到103座。

          相比可回收物與其他垃圾,對被分出的有害垃圾的處置銜接仍面臨瓶頸,是亟需補齊的“短板”。記者在揚中可回收物分揀中心看到,有害垃圾貯存區的紅色垃圾桶中,已放置了不少熒光燈管、過期藥品等垃圾,尚不知運往哪里處理。目前對廢熒光燈管的處置,我省只在宜興有一家專業化處理廠。“有害垃圾集中起來則需要按照危險廢棄物的要求進行規范化處置。”調研組表示,部分城市目前尚未建立完整的有害垃圾收運處置體系,導致不少分類收集的有害垃圾“長期”處于貯存狀態,未能及時有效處置,需要制定出臺有針對性的政策文件,建立有害垃圾全鏈條收集處理銜接機制。

          實現閉環,

          “垃圾產品”出路要解決

          在江蘇泓潤生物質能科技有限公司餐廚處理廠內,打造了一處“移動森林”。林內苗木郁郁蔥蔥。這些苗木都種植在裝有特殊土壤的快速育苗控根容器內。而這些特殊土壤,都是處理餐廚廢棄物后制作而成。該公司副總經理張弘昶說,將餐廚廢棄物與生活污泥協同處理成肥料,是他們項目最大的特點,不僅降低了建設和運行成本,還可以讓兩者補充各自缺少的成分,產生“1+1>2”的效果。

          餐飲單位將餐廚廢棄物分類投放后,收運隊伍每日按時上門清運,收運車內安裝了車載預處理設備,會進行全密封分揀、制漿,不產生任何異味,避免了在廠內集中預處理導致的二次空氣污染。車內的漿液被全密封運輸回來后,卸料會變得很簡單,可直接用車后的管子連接進入厭氧“消化系統”。

          “現在收集餐廚廢棄物已經不成問題,現在日均餐廚廢棄物收運量超220噸,已超過一期項目設計負荷。設計規模360噸/日的二期項目已提前啟動,預計明年建成投運。”張弘昶說,“當下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終端產品出路不暢。”目前該處理廠沼氣日產量約為1萬立方米,除部分自用直接向市政燃氣管網輸送優質生物天然氣。沼渣經過脫水干化工藝后制成生物有機肥,日產量約為35噸,主要銷售給園林綠化公司,但是用作肥料、飼料還需農業部門認可,希望農業部門對此盡快研究。

          [責任編輯:潘文茜]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快三代理幸运飞艇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