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古人用冰塊降溫 宋代兩位皇帝三伏天食冰過量傷身體


          來源:廣州日報

          吃冰可以降溫,但切勿過量,宋代就有兩位皇帝因為食冰過量而傷身體的例子,我們要引以為戒哦。

          古代銅冰鑒

          北京市西城區的恭儉冰窖

          宋佚名《柳蔭高士圖》

          宋徽宗《聽琴圖》

          今日,中伏始日。明日,大暑。在二十四節氣中,以大暑期間的氣溫最高,大暑在時間上與三伏天中最熱的“中伏”重疊,可以想見天氣的炎熱。為了防暑降溫,人們想出很多辦法,“冬冰夏吃”就是古人想到的巧妙辦法。

          吃冰可以降溫,但切勿過量,宋代就有兩位皇帝因為食冰過量而傷身體的例子,我們要引以為戒哦。

          古人度暑消夏方式一:

          自然風、白羽扇、樹下納涼

          俗話說:“寒有三九,熱有三伏”;“小暑大暑,上蒸下煮”。一年之中,以小暑后處暑前的“三伏天”最炎熱,一個月左右的“三伏天”中,又以“中伏”的平均氣溫最高。

          以節氣言,則以大暑期間的氣溫最高。而“中伏”與大暑,在時間上又往往重疊,大暑這一天,多出現在中伏始日前后。如今年的大暑,就在中伏始日的第二天。

          顯而易見,“大暑”這個名稱,是相對于“小暑”而言。小暑是六月節,大暑是六月中,《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說:“暑,熱也,就熱之中分為大小,月初為小,月中為大。”即小暑為小熱,大暑為大熱。且大暑不僅大熱,還有潮濕等氣候特點。這種氣候特點,反映在古人總結出的“大暑三候”:

          “初候,腐草為螢。”

          “二候,土潤溽。”

          “三候,大雨時行。”

          大暑之初,陸生螢火蟲卵化而出,古人以為它們是腐草變成的。第二候是說暑氣蒸郁,土地潮濕。第三候是說大暑期間常有雷雨出現。

          宋末元初詩人方回有詩詠大暑云:“平分天四序,最苦是炎蒸。”在這酷暑難耐的炎炎夏日,現代人可以嘆空調避暑。但古人沒有空調,他們是如何度過“三伏天”的?會不會整天汗流浹背?

          古代很多詩人寫過如何度暑消夏。白居易認為心靜自然涼,其《銷夏》詩云:“何以銷煩暑,端居一院中。眼前無長物,窗下有清風。熱散由心靜,涼生為室空。此時身自得,難更與人同。”

          王維則喜歡在茂林翠竹中彈琴納涼:“獨坐幽篁里,彈琴復長嘯。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

          李白最狂放,盛夏時在松風中裸袒著,連扇子也懶得搖:“懶搖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脫巾掛石壁,露頂灑松風。”

          古人度暑消夏方式二:

          巧用天然冰塊降溫

          對一般人而言,度過炎炎夏日自然少不了一把扇子。但在“三伏天”期間,連風也是熱的,僅靠扇子顯然無法解暑。怎么辦?古人想出了一個巧妙的辦法:利用天然冰塊降溫。

          有人問:夏天何來冰塊?這個問題難不倒古人。為了夏天用冰,古人在冬天已做好準備。在寒冬時節,他們把大量冰塊藏在“冰庫”里。早期的“冰庫”,古人稱之為“凌陰”“凌室”“冰窖”“冰窨”等,可以儲藏很長時間。

          到了隋唐時,人們又發明了深井貯冰法。他們先往地下打一口八丈深以上的大井,然后將冰倒入井內,并封好井口。這種儲藏方法使冰塊的貯存期大大延長,到夏季啟用時,冰塊完整如新。至明清時期,各種“冰庫”的規模越來越大,遍布各地,足夠人們使用。

          有了“冰庫”,就不愁夏天沒冰用了。在古代,夏日“頒冰”是一種相傳已久的習俗。早在成書于戰國時期或兩漢之間的農事歷書《夏小正》中,就有“三月頒冰”的記載。而《周禮》則規定“夏頒冰”,以后歷朝歷代均有此規定。

          早期朝廷“頒冰”,是發實物。到了清代,改為發“冰票”,憑票到“冰庫”取冰。據《燕京歲時記》記載:“京師自暑伏日起,至立秋日止,各衙門例有賜冰,屆時由工部頒給冰票,自行領取,多寡不同,各有等差。”

          不過,朝廷“頒冰”也只是頒給貴族和各級官僚,并沒有惠及平民百姓。平民用冰,要在“冰商”那里購買。據記載,從唐代開始,已經可以在市場上買到冰塊。到了宋代,民間冰塊經營業已十分發達,只要有錢,在市場上隨時可以買到冰塊。

          皇帝飲冰趣事

          在“三伏天”,冰塊的用途非常廣泛。人們可以直接飲用冰水解暑,也可以利用冰塊配制冷凍食物,或用冰冷藏水果。一些豪門貴族甚至在夏日以冰為床,再穿上皮衣躺在上面?;蜃帘鶠樯?,在冰山環繞下大擺筵席,令“座客雖酒酣而各有寒色”,可謂極盡奢華。

          據《本草綱目》記載,自封“天下一人”的宋徽宗趙佶,夏日喜吃冰。某年大熱天時因食冰過量,導致脾胃不適,久治無效。后有一醫生進獻“大理中丸”,并以冰煎藥,徽宗服食之后才得以痊愈。而據《宋史·施師點傳》記載,宋代另一位皇帝宋孝宗,在“三伏天”飲冰水過多,忽“暴下”(拉肚子),平復之后,再不敢喝太多冰水了。

          [責任編輯:曲文欣]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快三代理幸运飞艇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