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陰地契約 缺錢出售自家陰地安葬后只可祭掃


          來源:華西都市報

          陰地契約中,一種是已出賣土地附屬的陰地起遷后,棄塚地跡出賣。第二種情況是,土地本身是耕地,但被賣作陰地。

          同治6年(1867)五月十四日,李忠桂賣陰地契約。

          成都市龍泉驛區檔案局(館)供圖。

          道光13年(1833)十一月十二日,邱科朝向蘇邦賢借陰地安葬父親的契約。 成都市龍泉驛區檔案局(館)供圖

          嘉慶16年(1811)十二月十七日,劉福貴與兒子、侄子向蘇定倫借陰地的契約。 成都市龍泉驛區檔案局(館)供圖

          劉福貴與兒子、侄子向蘇定倫借陰地的契約中,特別強調“劉姓未備銀錢水禮情事”。

          成都市龍泉驛區檔案局(館)留存的58件陰地契約中,除與蘇氏家族有關的外,其余契約透露出了諸多信息。

          陰地契約中,主要有三種情況,其中一種是已出賣土地附屬的陰地起遷后,棄塚地跡出賣。第二種情況是,土地本身是耕地,但被賣作陰地。

          同治6年(1867)五月十四日,李忠桂在賣陰地契約中寫道:

          “情因無錢度用,愿將熟地一段賣與李登發、登高、登壽弟兄三人名下承買陰地一段以葬父母。墳側邊右邊陰地一協(穴),還(橫)五弓(一弓為五尺)、順四弓為準。止(只)許進葬,不許修造。比日憑證議明,陰地價錢二千二百文整。其墳地內茨草任歸買主砍伐,墳內止(只)許栽柏樹二根。此系二家心甘意愿,并無貨物兌除??挚跓o憑,立字為據。”

          熟地,俗稱耕地。在農業社會,耕地是農民的命根子,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出售耕地的。李忠桂之所以把耕地賣給李家兄弟作為陰地,的確是到了“無錢度用”的地步了。不過,這件陰地契約比較有意思的是,契約中規定,李家兄弟只許進葬,不許修造墳墓,墳地內的茨草歸買主李家砍伐,墳地內只許最多栽兩株柏樹,多一株都不行。

          缺錢用出售自家陰地

          陰地契約的第三種情況是,土地本身是陰地,賣主因為經濟困難等原因,情愿將自家陰地出賣,買主的目的是安葬死去的親屬。

          同治8年(1869)十月初十日,萬時欽在賣陰地契約中寫道:

          “今因少錢湊用,愿將祖遺己名下界內垣墻外陰地一穴,坐落華陽縣東門外三甲,地名大口井……(陰地)直五弓、橫四弓五尺,并無混亂。比日踩清界址,欲相出售。先盡族鄰,無人承買。自請中人萬方庚等說合,仍復眼同踩明界限,面議定時值錢十六千文正,出賣與張洪發名下為業。當即錢契兩交清楚,并無少欠。自賣之后,任隨買主鏟修培補壘包,擇吉安葬,不得異言。至于界內草木,概歸買主砍割。界內亦無私墳古墓。倘有界址不清,一力有賣主承當,不管(關)買主相干。此系二家甘愿,并無勉強逼勒、債貨準折等弊,亦無包買包賣等情。一賣千秋,永無贖取。”

          這種情況的陰地契約,如果涉及到客家人特有的二次葬習俗(后面再詳細講述),又該怎樣規定呢?

          1931年12月20日,蕭洪興在賣陰地契約中寫道:“父子謫議”后,愿將先年分受業內,坐落在簡陽縣義七甲頭支,地名石泉府側近的一穴“踩出”的陰地,賣給積善堂,以安葬先骸,價格為140銀元。

          “踩出”二字,表明這個陰地是此前經風水先生看過后的適合安葬的寶地。積善堂,是某個姓氏的堂號,此處沒有注明是哪個姓氏。

          這件契約中還特別規定了一個情況:在這塊陰地的下方,還有一塚墳,“日后起金,吉,原金復葬;不吉,棄地仍歸買主管業。”“金”,即死者的骸骨,也與客家人的二次葬習俗有關。意思是說,這一塚墳如果起金后葬到他處,成了棄塚,其所有權屬于買方。

          借陰地給一份水禮錢

          借陰地與買賣陰地的性質不同,因為陰地在借出去后,產權仍歸被借方所有,所以,在禮數上處置起來就比較靈活。

          按照客家人的習俗,借陰地是要向被借方提供一份水禮錢(相當于現在的紅包)的,水禮錢的多少,根據情況而定。但被借方是否必須收水禮錢,是沒有規定的。

          蘇氏家族在借出陰地的所有契約中,都沒有寫明收了水禮錢。但這并不意味著別人就不收,這主要還是看被借方的處世態度。

          買賣陰地,實質與買賣土地差不多,在產權上會有“一賣千秋,永無贖取”的說明。但借陰地只是“借”,不涉及產權問題,只涉及如何使用的問題。

          蘇氏家族盡管大行仁義之舉,但在免費借出陰地的契約中,還是對陰地的使用作出了諸多規定,目的是防止產權今后受到侵害。

          在世風日下的環境中,人心不可測,如果沒有規定好,今天你的慈善仁義之舉,今后或許就會招來大麻煩,甚至惹來官司。不要以為地

          主就占強勢,佃農就是弱勢群體。農夫與蛇的故事,不止西方有,東方同樣也有。

          安葬后只有祭掃的權利

          嘉慶16年(1811)十二月十七日,劉福貴在向蘇定倫借陰地的契約中特別說明:“此借葬之后,只許祭掃,劉姓不得藉墳扦(遷)葬侵占。倘日后起遷休塚,原跡仍將歸還蘇姓管業,劉姓不得異言生端。”

          道光13年(1833)十一月十二日,邱科朝在向蘇邦賢借陰地安葬父親的契約中說:“憑眾言明,屢年只許邱姓祭掃,不許藉墳添葬,侵占培補。(墳地)草木俱歸蘇姓護割。日后起扦(遷),不得復葬,地跡交回蘇姓管業,邱姓不得異言,茲事生端。”

          蘇氏家族其他借陰地契約的內容,與以上兩件大同小異。

          從上述兩件借陰地契約可以看出,借出去的陰地如何使用,規定是很明確的。借方安葬親人后,只有祭掃的權利。

          如果看到墳地垮塌了,想要培修一下,行不?不行!

          如果安葬的是父親,母親后來去世,子女想把母親與父親安葬在一起,行不?不行!

          當時農村對草木比較看重,一來可以做柴火,二來可以喂牲口,安葬親人的墳地上草木繁茂,可以去采割不?不行。

          今后起遷墳內骸骨,可以再次安葬進去不?不行。

          墳內骸骨起遷走后,空置的墳地還能繼續留著不?不行。

          對以上都“不行”的答案感覺很憋屈,能說幾句抗議的話不?不行。

          既然抗議的話都不讓說,那可以找地主打一架不?更不行。

          借的就是借的,不是買的。打個不恰當的比方,你借朋友的轎車使用,難道朋友會同意你把車子拿去改裝或噴漆換個顏色?

          人家能在你火燒眉毛的時候免費借陰地安葬親人,并且所有借陰地契約中都沒有規定到底借多少年,已經算是非常仁義的了。

          水禮錢

          給多少有不同的規定

          送討陰地契約,根據陰地贈予與接受主體的不同,分別有送地和討地兩種。

          送討陰地與買賣和借陰地的性質也不同,按客家人習俗,也是要送水禮錢的。

          從成都市龍泉驛區檔案局(館)留存下來的陰地契約中可以看出,送討陰地契約中,有的是收了水禮錢的,有的則沒有收。

          收了水禮錢的,除含糊地說“備有掛紅水禮”沒有注明具體金額外,少則800文,多則4000文、銀元36元等。

          1932年6月21日,謝葉氏與兒子謝光輝、謝光清在送陰地契約中寫道,甘愿把坐落在華陽縣三甲千弓堰側近荒山的一處陰地,送給“彭清和名下,以葬親骸”,收受彭清和花紅水禮大銀元36元,“當即銀約兩交清楚。”

          契約中規定:“自送以后,任隨討主(彭清和)擇期安葬,送主(謝家)界內取土作包,前不得架造抵塞,后不得騎龍截脈。其地吉,啟筋(金?。驮?,升上升下,遷左遷右,不吉另遷,任隨討主送賣他人,送主不得異言。界內柴薪茨草,概歸討主砍割。倘若界內借墳滋事生端,一力有(由)送主承當,不與討主相干。此系二家甘愿,并無逼勒等情。一送千秋,永無贖取??挚跓o憑,立送約一紙,交與討主子孫永遠存執為據。”

          從契約中的規定來看,這件送陰地契約,其實與賣陰地契約基本上沒差別了。謝家收了彭清和36元水禮錢后,連產權都一并送給了彭清和,彭清和實質上取得了陰地的永遠產權。

          既然如此,為什么彭清和不以買陰地的方式與謝家簽訂契約呢?原因可能在于,在當時買陰地的價格遠遠不止36元,所以才不得不以送討的方式簽訂契約。

          另一件送陰地契約顯示,送主盡管收了水禮錢,但對陰地的處置和使用,卻與上述契約不一樣。

          道光27年(1847)三月十四日,毛煥然父子在送陰地契約中寫道,情愿把業內地處戴家溝遷走金骸的一處陰地,送給吳其龍、吳其秀兄弟,以安葬他們祖父的金骸,毛家收受了吳家800文水禮錢。

          為此,契約中規定:“自葬之后,任從吳姓有起有復,界外任從擔泥取土,培補修整龍脈填塋,毛姓不得異言。墳內柴草歸于主家(毛家)收割。倘若(吳家)不葬,不得復賣送人,地跡歸送主(毛家)管業。自送之后,永無贖取??挚跓o憑,立送約為據。”

          比起上述謝家送彭清和的陰地契約規定,這件契約中,毛家給吳家的權利是有限的,柴草要歸毛家所有,如果吳家不安葬親人后,不能轉賣給他人,還得還給毛家。

          不過,這件契約最后一句“自送之后,永無贖取”,卻與上述規定有沖突。奇怪的是,這份契約居然在7個見證人的見證下簽訂了。

          對于沒有收受水禮錢的陰地,契約中又是另一番規定。

          1945年三月初二日,王有富在把龍守寺屋宅后的荒坡陰地送給曾萬品、曾萬長兄弟的契約中規定:“自葬之后,有起(遷)有復(葬),不得添棺侵葬,柴梓(薪)茨草,送主(王有富)砍伐。此系二家甘愿,并無勒逼等情,立送討二約,各執一張,永遠為據。”

          看得出來,這樣的送陰地,其實與借陰地的性質差不多了。

          很苛刻

          連安葬多少年都有限制

          送、討陰地契約,是根據立契約人的不同角度而寫的。討陰地,也涉及水禮錢。

          光緒3年(1877)十二月十二日,唐禮恬兄弟等在討陰地契約中說:“因父母無地安葬,今憑證討得陳德樹名下分受仰天窩踩得陰地一處,上穿下六弓,左穿右五弓。比日言明,唐姓自備水禮錢四千文整。”

          契約中還規定:“其培補墳垣,在陳姓界內取土,(陳姓)不得阻滯,每年茨草歸陳姓砍伐。日后啟看,地吉復葬,不吉遷移,任歸陳姓管業,唐姓不得異言生端??挚跓o憑,立討約為據。”

          1942年十一月初三日,佘萬水在討陰地契約中寫道:

          “情因父親去世,無地安葬,憑證說合,于是討得李樹山名下陰地一穴。比日憑證言明,自備水禮一份,當面交接。”

          契約中規定:“自討之后,任隨(佘家)擇吉安葬。自葬之后,李姓于墳前后左右,不得腰龍截脈,挖坑掘氹,牛羊踐踏。(佘家)培壘墳墓,起土挑泥,(李家)不得阻擋。佘姓不得添棺進葬,異日啟視,吉則復葬,如地不吉,起遷之后,廢地仍歸送主。墳墓前后柴薪茨草,概歸送主砍割。討主只得拜掃祭獻,不得藉墳滋事??挚跓o憑,立送討約合同各執一張,子孫永遠存據。”

          從上述兩件收受了水禮錢的討陰地契約可以看出,其與我們在上一期講到的收受了水禮錢的送陰地契約的內容規定,是差不多的。

          那么,在討陰地契約中,沒有涉及水禮錢,又是怎樣規定的呢?

          乾隆56年(1791)九月十八日,謝應德、謝應弘兄弟叔侄等人,在討陰地契約中說:“今憑鄰證,討到于劉諱元興兄弟二人名下界內所討得一棺之地,安葬謝母尸骸一人。”

          契約中特別規定:“比日憑鄰眾議定,限謝姓安葬七八載矣。若起葬之日,永不得復葬,亦不得培補墳地,只許祭掃墳墓。日后起葬,原塚交回劉姓管業,謝姓不得異言生端滋事??挚跓o憑,立討陰地文約為據。”

          咸豐8年(1858)冬月初七日,官永才、官永發兄弟等在討陰地契約中寫道:“為父亡故,無處安葬,今來討到謝清平、謝清耀弟兄業內陰地一棺。”

          大家規定:“比日憑證三面言明,有(墳)包無(余)地,有啟(葬)無復(葬)。自葬之后,只得寄葬三年為限。不得倚墳侵占,日后啟遷,其地跡仍歸主家開挖耕種。倘若不啟,一力有(由)官升國(中間說合人)承當。柴薪茨草,主家砍伐,牛羊(不得)踐踏,不得滋事生端??趾鬅o憑,故立討紙一張,交與謝姓收執為據。”

          從這兩件沒有涉及水禮錢的討陰地契約中,可以明顯感受到規定的苛刻性,尤其是對安葬的年限都有規定,如謝家向劉元興兄弟討來的陰地,限制了只能安葬七八年,官家向謝家討的陰地只準寄葬3年時間,這是在買賣、借陰地契約中沒有的。

          不過,在其他討陰地契約中,卻沒有年限的限制。由此看來,這還是與陰地產權方的為人處世有很大關系。

          再聯系到蘇氏家族無償并無年限借出那么多陰地的舉動,可以發現,舊時的“仁義”二字,對富裕階層來說,還是一種比較稀缺的精神和氣質。

          [責任編輯:曲文欣]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快三代理幸运飞艇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