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迷宮里的醫院!他們,就是傳奇


          來源:江蘇檔案

          沒有麻藥生開刀,需要克服巨大的疼痛,用一個成語來形容,那就是“痛不欲生”。冒著術后并發癥的高風險,克服了巨大的生理及心理壓力,再次奔赴戰場,如果沒有堅定的毅力和崇高的信仰,是根

          沒有麻藥生開刀,需要克服巨大的疼痛,用一個成語來形容,那就是“痛不欲生”。

          冒著術后并發癥的高風險,克服了巨大的生理及心理壓力,再次奔赴戰場,如果沒有堅定的毅力和崇高的信仰,是根本做不到的。

          ——江蘇省中醫院普通外科主任江志偉

          近半個世紀前,位于常熟的水上小鎮沙家浜,因為一部京劇樣板戲而家喻戶曉、老幼皆知。

          “俺十八個傷病員,要成為十八棵青松。”熟悉《沙家浜》的人都知道,這部京劇是在真實歷史基礎上演繹出來的。但通過尋訪,我們發現,真實的沙家浜故事,原來比藝術創作還更傳奇。

          不用麻藥做手術

          1939年,16歲的吳志勤在戰斗中右腿嚴重受傷,他在群眾的護送下悄悄乘著小漁船來到陽澄湖地區的蘆葦蕩。

          蘆蕩小船

          他的目的地是一家醫院。1939年9月下旬,為顧全抗日大局,避免與國民黨頑固派發生磨擦,當時活躍在江南一帶的江南抗日義勇軍(以下簡稱”江抗”)奉命西撤。但有一批傷病員留了下來。

          “江抗”后方醫院舊址之一——橫涇曹浜村

          陽澄湖,共有進出河道92條,有蘆葦1.7萬畝,湖區內,還有難以計數的墩,當地人稱“轉水墩”——進入墩區,似入迷宮,如果沒有熟人向導,是進得去而出不來的。任誰也不會想到,在這煙波浩渺的陽澄湖,難以計數的轉水墩之間,藏了一個臨時的新四軍后方醫院。

          后方醫院

          這是極有“個性”和“特色”的一家醫院, 遇到險情,漁船就會載上傷病員與醫護人員,或漂泊在陽澄湖上,或隱匿于蘆葦蕩中的墩上、垛上,而農家的客堂、廚房、牛棚、豬廄,則都可能變成病房。

          這也是條件簡陋到讓人難以置信的一家醫院:

          “江抗”后方醫院工作者合影

          很多藥沒有——

          大家把烤焦的饅頭碾成粉,當作“胃舒平”治療胃??;把雞蛋殼放在鍋內烘脆后碾成粉末,當作鈣片治療肺結核;還就地取材,用米糠、麥麩治療腳氣病。

          沙家浜至今可見一種叫“落得打”的草藥,當年它被后方醫院廣泛用于骨折、關節脫位等治療

          醫療器材也奇缺——

          他們將筷子劈開,裝上木塞做成土鉗子;在牛皮紙上涂上膠水當作膠布;用磚塊放在爐膛里燒熱,包上布當作熱水袋給傷員熱敷……

          后方醫院護士合影

          更“夸張”的是,一頂帳子,兩塊床板,沒有麻藥,一臺手術就做下來了。接下來的這段往事,很多年后吳志勤仍記憶猶新——換誰都能記一輩子!

          “父親告訴我們,當時有醫生一看他的傷勢,就表示‘要么開刀,要么性命不保’

          “沒有X光,不知道彈片的具體位置;沒有麻藥,只能生開刀。”

          年輕時的吳志勤

          吳志勤的兒子吳京成說,父親講述這些時,他們聽著都覺得太!疼!了!

          “父親說,手術是在老鄉家里動的,怕他受不了,就把他的四肢牢牢捆在板凳上,嘴里用毛巾塞住,結果,沒等動完手術,他早就痛得昏死過去。”

          “但父親總是強調,在那種情況下,能救治成功已經很幸運了。”

          36個傷病員

          比“迷宮”里的醫院更富傳奇色彩的是,盡管條件極其惡劣,這些在蘆葦蕩中秘密療傷的新四軍戰士,奇跡般逐漸康復。

          當然,這一切離不開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水鄉人?!渡臣忆骸匪茉斓慕浀渌囆g形象——有勇有謀和敵人“智斗”的阿慶嫂,堪稱他們的代表。

          范惠琴(右)為阿慶嫂的原型之一,她的外孫金耀良介紹,外婆的家就是新四軍秘密聯絡站

          正是依靠善良勇敢智慧的當地群眾,傷病員們一次次挺過了掃蕩,一天天熬過了傷情。我們已經知道勇士中有才16歲的吳志勤,那么,其他都還有誰呢?

          “這個眾說紛紜,”常熟市歷史文化暨新四軍研究會會長彭根華表示,有說一共18人的,也有人說有100多人。前者或許是受了京劇《沙家浜》里“十八青松”的影響,后者則可能是把西撤時留下的傷病員和新“江抗”在以后戰斗中出現的傷病員加在一起,實際都不正確。

          在陽澄湖上行軍

          沙家浜革命歷史紀念館認同一份36人名單——

          后方醫院在群眾的掩護下,為避開日、偽、頑的追捕,分散隱蔽于蘆灘、蘆蕩中。一天,湖水猛漲,激流沖走了一位傷病員,時任“江抗”第五路軍參謀長、也正在后方醫院病中休養的夏光,緊急召開會議,對傷病員進行姓名登記,共36名,以后雖然有進有出,但人們記牢了這首次登記的36人。

          趙岑制圖

          常熟市歷史文化暨新四軍研究會沙家浜分會秘書長徐耀良說,

          “盡管有幾個版本的傷病員名單有些不同,盡管有的人至今仍下落不明,但我們不再去刻意地作任何調整,因為,他們都是那個時代真正的男子漢。”

          療傷后投入戰斗

          “傷員們日夜盼望身健壯,為得是早早回前方。”就如京劇唱詞里所言,得到治療的36人立即又投入戰斗——從時間上看,他們在沙家浜療傷的日子,滿打滿算最多不過四十幾天。

          1939年11月6日,以這36個傷病員為骨干,在現沙家浜鎮域內唐市鎮附近的一所破廟里成立了新“江抗”組織。由夏光任司令。楊浩廬任副司令兼政治部主任,黃烽任政治部副主任。

          水上行軍

          這支部隊很快沖出蘆蕩,由弱到強,殺向抗日戰場。1941年2月改編為新四軍六師十八旅,后來,成長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百旅之杰”。

          追蹤這36位傷病員,我們發現有7人先后在繼續戰斗中英勇犧牲,分別是:謝錫生、葉誠忠、張世萬、王新明、康金龍、袁阿毛、狄凡。

          其中,葉誠忠(1914-1944),是京劇《沙家浜》中葉排長的綜合原型之一。

          葉誠忠

          在歷次戰斗中,善持雙槍的葉誠忠,始終保持著精進勇猛的英雄氣概,奮勇殺敵,屢立戰功。1939年9月,他在與胡肇漢(京劇《沙家浜》中胡司令的原型)所帶領的“忠義救國軍”展開的戰斗中不幸負傷,被留在蘇州陽澄湖地區養傷。

          胡肇漢(右)是京劇《沙家浜》中胡司令的原型

          傷愈后他立即重返部隊繼續投入戰斗。1944年1月5日,時任新四軍18旅52團1營副營長的葉誠忠,在揚州寶應縣大官莊戰斗中英勇犧牲,年僅30歲。

          葉誠忠犧牲地至今矗立著一塊紀念碑,如今,大官莊鄉已被命名為“誠忠鄉”

          52團還曾專門為陶祖全、葉誠忠兩位烈士創作了一首題為《我們勇猛地跟進》的歌,雄壯的歌曲還在烈士所在部隊和大官莊一帶傳唱。

          《我們勇猛地前進》歌譜

          陽澄湖畔埋忠骨

          2016年6月20日,36人中年齡最小的吳志勤,在家鄉無錫辭世,享年94歲。去世后回到曾經戰斗過的地方,是吳志勤生前遺愿。2017年1月,他的骨灰被安放在沙家浜革命紀念館西側的傷病員“忠魂”墓地。

          吳志勤老年時照片

          風吹又起,青草依依,黃烽與夫人的骨灰也一起被安放在這里。

          黃烽之墓

          黃烽同樣在沙家浜病愈后重返戰場,先后參加了蘇中七戰七捷、淮海戰役、渡江戰役、解放福州、進軍廈門等諸多戰事。他于1964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黃烽

          黃烽將軍之子黃安翼說,母親楊平也是新四軍老戰士,父母對沙家浜很有感情。

          傷病員墓地“忠魂”石刻下方刻著新四軍英文字母“N4A”

          “陽澄湖畔埋忠骨,蘆葦蕩里祭英魂”。

          36位傷病員都各自走完了人生旅途。曾經生死共患難的親密戰友們,又魂歸一處,共同守護這片紅色熱土。

          這一英雄群體已成歷史豐碑,他們所創建的功績將永遠為人們傳頌,那段可歌可泣的光榮歷史同樣被銘記。

          資料支持:沙家浜革命歷史紀念館、常熟市歷史文化暨新四軍研究會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授權“紅色豐碑”專題報道使用

          采寫:景潔

          本期責編:王亞楠

          專題統籌:劉璞

          [責任編輯:施金挺]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快三代理幸运飞艇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