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管春雷:澄淡精致洗鉛華


          來源:現代快報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見到青年畫家管春雷的工筆花鳥畫,倍感親切與清新。說到親切,在于近來我總是玩味、思索宋人作畫如何做到靜穆、精謹與峻厚、大氣的圓融和諧,而感到清新,則是由內而外的自然的一種怡情和悅目了。前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見到青年畫家管春雷的工筆花鳥畫,倍感親切與清新。說到親切,在于近來我總是玩味、思索宋人作畫如何做到靜穆、精謹與峻厚、大氣的圓融和諧,而感到清新,則是由內而外的自然的一種怡情和悅目了。前者有點學術研究的味道,后者則是自發的情感流露。但凡見到管春雷的畫,無論專家學者還是普通書畫愛好者都能講出幾分道道,對其珍愛之情溢于言表,大有“專家點頭、群眾叫好”的聲勢了。大家的喜愛總是有個緣由,包括我在內,所以也在這里寫上幾句。

          《秋意》

          《觀音》

          毫無疑問,管春雷的畫直承宋人花鳥的格法與體貌,而我個人認為宋人佚名《百花圖卷》對他的畫風有著直接影響,無論精勾細染還是水墨渲染都存有《百花圖卷》的韻味和氣息?;蛟S我見到管春雷的畫還不多,但我所見到他的作品大體都屬于這一路數的,說其有“宋人余韻”是一點不為過。在我們今天這樣一個求“新”求“變”的社會氛圍里,往往堅守與接續本身就是一種選擇和立場,正如畫論中所言“變者有膽,不變者有識”。而我以為關鍵不在于變或不變,而在于“變”出的成果是否有真正價值,“不變”的東西是否還有存在的意義,換句話說,它們都是針對我們當下文化的狀態或未來藝術發展方向相對而言的。就管春雷來說,他取法哪怕只有一張畫,但只要這張畫是經典,只要他對此畫研究足夠精深、取法得宜,同樣可以從此畫中汲取他認同及想要的傳統內容,進而舉一反三直至通達大道。在我看來,僅就管春雷取法《百花圖卷》的思路無疑是非常明智機敏的。因為此畫氣息純正、技法精熟,同時格調古雅而又無明清人的程式桎梏,正是畫人取精用弘的上好摹本。更有精絕處在于此畫完全脫胎自然造物,長期沉浸此本更能在悄然無息中讓后學者體會中國畫“師造化”的優良傳統和中國人特有的“寫生”視角和觀察方法。管春雷很睿智,他學畫不僅很好地繼承了《百花圖卷》清雅平和的格調,而且在寫生方面不斷探索、磨礪出自己的理解和創造。譬如管春雷畫中造型較之古人更加精微準確、畫面章法更加精巧變化、墨色的微妙對比更加細膩豐富,等等。這些方面匯聚起來形成了管春雷的花鳥畫與古人不盡相同處,顯得更加富有濃郁親切的生活氣息。

          《花鳥1》

          《花鳥2》

          或許是我過度主觀地認定《百花圖卷》對管春雷的影響,我也深知他在傳統其他方面的廣泛涉獵和功力積淀,但我想借此一例表達我對中國畫繼承傳統及如何繼承的一點看法。在學術界,圍繞一張畫進行全方位的、多角度的研究,并解讀出豐富內容的研究方式已經屢見不鮮,最典型的例子就有董源《溪岸圖》研究曾引發海內外學界熱烈而深入的討論。這個課題從一張作品出發,就好像一個同心圓,導出眾多內容和問題并逐步輻射、發散開來,形成完整的知識譜系和多樣的學科鏈接。而在古代中國畫教學中,往往也是以某一家甚至某一張名畫為起首,精熟一家再旁涉眾家,“集大成”而后自成一體。傳統意義上看,這樣形成的個人風格才來得堅實、自然而有學脈、有傳承。由此我聯想到管春雷的花鳥畫,我覺得其以宋人《百花圖卷》為研習范式,逐步汲取滋養、受其熏陶,進而旁涉眾家所長,慢慢脫化出來確立自己的風格,是否也可稱作中國畫實踐上的“名畫深讀”的成功范例呢?

          《靜待》

          放眼今日畫壇,花鳥畫各種風格林林總總、絢麗紛繁,管春雷的畫不入時風、低調內斂,沒有濃妝艷抹的粉飾而凸顯清雅平和的端莊,沒有一絲的賣弄炫技,真有清水芙蓉、出塵之致的感覺。若說宋人畫《百花圖卷》雅逸情致與當時社會審美風尚還有關聯,而在今天浮泛躁動的畫壇,還有管春雷這樣追求澄淡精致的畫風,實在是難能可貴,甚至有點卓爾不群的味道了。我時常癡迷管春雷畫中那些清雅澄澈的花鳥形象,它們的精致與優雅表現了畫家的藝術品位和縝密情思,它們呈現的清幽與簡淡是人們精神訴求中最樸最美的希冀,是人們審美理想中最純最真的本性,管春雷以自己的一管之筆以最樸素最本真的藝術語言表達出來,如涓涓溪流,溫婉動人。我想正是這份樸素和自然讓管春雷贏得眾多知音和如潮贊譽,也鋪墊出他未來藝術之路的錦繡前程。

          林苑春階中的花影

          每見管春雷的新作,總會讓我陷入對工筆花鳥畫的思考。

          近年,我所看到的工筆花鳥畫,大抵都是作興構成、制作與觀念的。說真的,在我看來,這種創作方式頗有一種工藝化的傾向,其正面影響是藝術形式的解放,反面卻是虛妄與矯情,它滿足了現代人表層視覺審美感官的時尚趣味,卻丟失了藝術中最生動最有價值的東西,即對自然的觀照與生命的體味,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觀萬物生意。

          在這樣的創作生態面前,春雷的畫是軌轍迥異的。沒有科班背景的他,依托于傳統的傳移摹寫,外事造化,中得心源,從觀察到表達,皆出于直覺與經驗,絲毫不曾被現代學院的“科學”寫生思維左右。故而春雷的畫,流露著一股淡淡的古韻,純粹而寧靜,不帶半點的學院習氣,很容易讓觀者產生一種久違的懷鄉情緒,并徜徉于中國傳統藝術的精神原鄉中。

          管春雷的作品,似乎很難準確地界定他所宗法的古代經典,但是從其畫面氣息來看,顯然與傳統院體清供畫風更相表里。無論是其筆下的蔬果草蟲,還是荷塘幽禽,皆有一種雍容肅穆的林苑氣質,而非尋常江湖野生的恣意與不拘形跡。我猜想,這或許是他供職總統府,長年置身于這民國宮苑中,不自覺便沾溉的一種審美情趣吧。

          這也便是說,從春雷的畫中,我們不僅可以細味他對傳統線性造型的技術與感覺,更為他精絕的畫面裁奪所觸動,而這種苦心孤詣的位置經營表明,春雷并非泥古不化的藝匠,而自能從畫面組織中激蕩出形式語言的活力。再有,在創作上,春雷并不避諱其雕琢的一面,非但墨色推移很見功力,而且對傳統法度的堅守也反映他精詣的藝術追求。

          人的生活若沒有花鳥林泉,那將是何等的枯寂與索寞。

          中國的花鳥畫,是一門純為抒情而生的畫種。我們說山水畫多寄托文人的處世理想,而花鳥則是幽人情愫游弋的軒榭。從趙佶到林良,從梁楷到朱耷,皆將這種情感淋漓宣泄,這便似誰說的:一枝一葉總關情。

          而從春雷的畫中,我總能夠感受到如許的繾綣與深情。這深情,不僅是畫家對生命的透徹感悟,更依托輕靈松透的筆墨皴染,在書寫著一種淡泊的心境。春雷的心一定是了無塵雜的,故能一任那脫盡鉛華的畫筆沁澈心扉,讓醇美的萬物生靈在紙上流轉,不再蕭索。每每,從其筆下披離可愛的花木幽禽中,感受著一種“萬物皆吾與也”的自在。

          想必,久處宮苑亭榭里的春雷,在沐浴著園亭中的鳥語花香之后,便將這份感興與深情一一寄諸筆端,交光互影地將生命的華茂記錄下來。在這物我俱忘的過程中,春雷一定明白,當畫畫真正成為一種生活的本能需要時,就不必遙想什么千古留名,若得三兩素心知音相托心跡,則已夠了。(李安源)

          管春雷

          齋號青園居,1975年生于江蘇濱海,師從江宏偉。

          現供職于南京中國近代史遺址博物館(總統府);

          南京總統府書畫院院長;

          南京市對外文化交流中心理事;

          江蘇省美術家協會理事;

          江蘇省青年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江蘇省青年美術家協會花鳥藝委會主任;

          江蘇省青聯常委;

          江蘇省美術家協會花鳥畫藝委會委員;

          江蘇省青年藝術家協會理事;

          中國工筆畫協會會員;

          北京重彩工筆畫協會會員。

          [責任編輯:李曉]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今日推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快三代理幸运飞艇选号